古麻今醉网--围术期医学专业新媒体中的百度
首页 > 重磅专栏 > 麻海新知 >文章详情

【麻海新知】Allen试验,那些你可能不了解的事

发表于 2017-10-20 14:50:41 | 浏览次数:11166
临床工作中,很多麻醉科医师在给患者行桡动脉穿刺置管之前,常先通过改良Allen试验来判断穿刺侧手部血供是否完整。但是究竟应该选择Allen试验还是改良Allen试验?两者有何不同之处?究竟如何做才标准?结果“阴性”和“阳性”如何理解?



  临床工作中,很多麻醉科医师在给患者行桡动脉穿刺置管之前,常先通过改良Allen试验(modified Allen ́s Test,MAT)来判断穿刺侧手部血供是否完整。但是究竟应该选择Allen试验还是改良Allen试验?两者有何不同之处?究竟如何做才标准?结果“阴性”和“阳性”如何理解?MAT的有效性究竟如何?如果对这些问题大家尚存疑惑,希望本文能给您较满意的解答。





 
一、Allen试验?还是改良Allen试验?

   为明确这一问题,我们要先讲述一下Allen试验的问世。最初的Allen试验是由美国心血管医师Edgar Van Nuys Allen提出的,用于诊断动脉慢性血栓闭塞性脉管炎,并将其系统描述发表于1929年的Amer J Med Sci杂志。Allen医师最初描述的Allen试验的操作流程为:患者平举双手,检查者站立于患者一侧或前方,将双手拇指分别轻压于患者双侧桡动脉上方,其余四指轻握于患者腕部后侧,嘱患者尽可能紧的握拳并持续1分钟以达到充分驱血的目的,检查者随即施压以持续闭合桡动脉,同时嘱患者迅速伸展手指,观察患者手部及手指颜色恢复情况并记录恢复时间。如患者尺动脉完整未受损,其手指颜色应从苍白迅速转为红润。如手部颜色持续苍白,则提示尺动脉闭塞。随后检查者对尺动脉施压,重复上述步骤,以检查桡动脉是否受损。


  1952年,Irving S. Wright医师对Allen试验的具体操作步骤进行了改良,即我们所熟知的“改良Allen试验(MAT)”。在实施MAT时,每次检查患者的一侧手掌。嘱患者抬高被检查侧手,握紧拳约30秒,检查者同时压迫该侧桡动脉和尺动脉将其阻断,保持手部抬高位,伸展手掌及手指。可见手部皮肤发白(甲床可呈现苍白)。在保持桡动脉受压阻断状态同时放开尺动脉,手掌颜色应在5~15秒内恢复正常。若超过此时间手掌颜色仍不能恢复正常,则认为改良Allen试验结果异常,提示尺动脉供血不足。

  可以看到,最初的Allen试验是用于外周血管疾病的诊断,医师同时检查患者的双手,且检查分为两步,先阻断桡动脉以检查尺动脉通畅程度,再阻断尺动脉以明确桡动脉是否受损。而改良Allen试验则是为了检查患者手部桡动脉和尺动脉之间的掌动脉弓是否完整,每次检查单侧手,明确在桡动脉受阻的情况下尺动脉是否可为手部提供足够血供。

   因此,在临床工作中,为鉴别患者行桡动脉置管时是否存在手部供血不足风险,麻醉科医师对患者拟行穿刺侧上肢做的检查应为改良Allen试验(MAT)。




 
二、阴性?还是阳性?

  当我们给患者做完MAT后,在进行病情汇报或病历记录时,改良Allen试验“阴性”和“阳性”分别代表什么结果(“正常”还是“异常”)?请注意,这可是一个非常容易被混淆的概念。

   事实上,Allen医师在最初描述Allen试验时并未对结果何为“阳性”何为“阴性”加以界定,而只是要求精确记录手掌颜色转为正常的时间间隔。尽管这样记录结果的确更为精确,但其也导致了后来学术界的概念混淆和误解,以至于一些文献记录也是相互矛盾的。例如,Shapiro在描述Allen试验时,将尺动脉对于手部有充分供血定义为“阳性(positive)”。而Greenhow将手部供血恢复延迟称为“假阴性(false-negative)”,Abadir和Ung医师则将这一延迟称为“假阳性(false-positive)”。

   幸运的是,改良Allen试验对于结果的描述有着清晰的界定,即“阳性(positive)”表示正常(normal),即放开尺动脉压迫后手掌颜色在5~15秒内恢复正常;而“阴性(negative)”则表示异常(abnormal),即手掌颜色在5~15秒内未恢复至正常,仍颜色苍白且皮温低。

  也就是说,如果听到“患者左手改良Allen试验阴性”,可千万不要错以为是“正常”的。如果大家在描述MAT结果时担心发生误解,可以加用“正常”或“异常”来描述,这样就可以最大程度避免不必要的错误。


 
三、改良Allen试验的效用如何?
  尽管MAT被麻醉科医师熟知,但其对于预防桡动脉穿刺置管导致的并发症效用究竟如何?换言之,在拟进行桡动脉穿刺置管之前,是否一定要做MAT?

   已有数项研究认为MAT的有效性存在严重限制:例如,对于MAT结果阴性和阳性之间的分界点尚缺乏清晰且统一的界定;在判断手掌颜色时在不同观察者之间可能存在偏差;操作时的方法学错误(即:腕关节或掌指关节过度伸展或桡动脉压迫不完全)。此外,大部分危重患者或全身麻醉患者不能配合测试。

   尽管有一些研究表示MAT是手部血供的一种有效筛查手段:如果MAT结果为正常,行桡动脉穿刺置管是安全的;如果结果为异常,则需进一步检查以确保桡动脉穿刺置管的安全性。但目前尚无文献证明MAT在进行桡动脉置管前是必不可少的。早在1983年,Slogoff等分析了1699例桡动脉置管,发现其中超过25%的患者发生了桡动脉血流完全性阻断,但术后均未出现手部缺血损伤或功能障碍;而16例MAT结果异常的患者接受了桡动脉置管,结果未发生手部血供异常或缺血事件;此外,对22例桡动脉反复穿刺均失败的患者进行了同侧尺动脉置管,结果也未发生缺血事件。因此该文作者认为,在没有外周血管疾病的情况下,MAT不是桡动脉置管期间或之后手部缺血的预测因子,桡动脉置管后血流减少或被阻断时并不导致严重临床后果。与此相反,也有文献报道了在MAT结果正常的患者中发生了永久性缺血性后遗症。此外,MAT测试的结果与注射荧光素染料证明的远端血流量并不相关。

   因此,尽管目前MAT在教材和考试中仍被认为是绝对正确且必要的,但目前尚缺乏确定的证据明确其在临床实践中的真正价值。桡动脉置管之前行MAT是否可靠?其是否应被视为“医疗常规”?超声技术在诊断手部供血异常时是否更具优势?这些问题仍需进一步研究。

(孟岩  邓小明)



参考文献:

1.Allen EV. Thromboangiitis obliterans: methods of diagnosis of chronic arterial lesions distal to the wrist with illustrative cases. Amer J Med Sci. 1929: 178: 237.

2.Shapiro BA, Harrison RA, Walton JR. Clinical application of blood gases. Chicago, London, Yearbook Medical Publishers, Inc., 1977: 145-149.

3.Greenhow DE: Incorrect performance of Allen’s test—ulnar artery folow erroneously presumed inadeguate. Anesthesiology. 1972;37(3):356-357.

4.Abadir AR, Ung KA. Complications of radial artery cannulation. Anesthesiology Rev. 1980, 7(1):11-16.

5.Habib J, Baetz L, Satiani B. Assessment of collateral circulation to the hand prior to radial artery harvest. Vasc Med. 2012;17:352-361.

6.Starnes SL, Wolk SW, Lampman RM, et al. Noninvasive evaluation of hand circulation before radial artery harvest for coronary artery bypass grafting. J Thorac Cardiovasc Surg. 1999; 117:261-266.

7.Barone JE, Madlinger RV. Should an Allen test be performed before radial artery cannulation? J Trauma. 2006; 61:468-470.



“麻海新知”系列回顾:

点击标题,温故知新

  1. 【第95期】心脏手术后ICU中患者谵妄发生的风险预测模型

  2. 【第94期】TOF四个刺激恢复时低剂量舒更葡糖对维库溴铵神经肌肉阻滞的拮抗作用

  3. 【第93期】3岁前接受全身麻醉是否会对婴幼儿学习和行为能力产生影响?

  4. 【第92期】心脏手术中同时长时间低血压和低BIS值(“双低”)与术后死亡、严重并发症及住院时间延长的相关性

  5. 【第91期】瞳孔测量指导给药法与常规给药法对术中瑞芬太尼用量的影响

  6. 【第90期】全身麻醉与清醒镇静下行急性缺血性脑卒中血管内治疗的预后差异: AnStroke 试验

  7. 【第89期】BJA谵妄专题讨论:老年患者术后谵妄与继发性认知功能损害相关

  8. 【第88篇】麻醉领域重磅长文:近一年国内外麻醉学领域研究进展

  9. 【第87篇】Anesthesiology:全麻下监测疼痛水平的指标,哪些更适合?

  10. 【第86期】胸科手术后右颈内静脉导管相关性血栓

  11. 【第85期】地塞米松的镇痛效果:外周神经阻滞后外周神经周围与全身给药----系统评价与meta分析

  12. 【第84期】术中吸入高浓度氧气与严重呼吸系统并发症的风险

  13. 【第83期】颠覆传统观念:蛛网膜下腔阻滞下行剖宫产术,还需要使产妇左倾吗?

  14. 【第82期】身麻醉诱导后与术中早期低血压危险因素的研究

  15. 【第81期】JAMA Surgery重磅:术中应用右美托咪定不能预防术后谵妄

  16. 【第80期】脑卒中病史患者行非心脏和神经外科的急诊手术 - 心血管不良事件及死亡风险

  17. 【第79期】腹横肌平面阻滞和腹直肌鞘阻滞:局麻药中毒的风险

  18. 【第78期】目标导向液体治疗能降低择期腹腔镜结直肠手术后肠梗阻发生率吗?

  19. 【第77期】择期非心脏手术患者术前血压与术后死亡率有何关系?

  20. 【第76期】非心脏手术患者术前脉压与围手术期心肌损伤有关系吗?

  21. 【第75期】Anesthesiology大咖综述:肩部手术的区域神经阻滞与膈神经麻痹

  22. 【第74期】口服抗凝药患者严重出血的管理

  23. 【第73期】《The Lancet重磅:氯胺酮不能预防老年患者大手术后的谵妄》补充述评

  24. 【第72期】邓小明教授专访:脓毒症相关研究进展

  25. 【第71期】右美托咪定对机械通气的脓毒症患者死亡率及脱离呼吸机天数的影响

  26. 【第70期】心脏手术大量输血时成分输血比例对脏器功能障碍和死亡率的影响

  27. 【第69期】腰麻后不评估运动功能即转出PACU的安全性研究

  28. 【第68期】围手术期严重过敏反应:来自英国麻醉医师的观点和经验

  29. 【第67期】Anesthesiology封面论著:全膝关节置换术后的镇痛方案

  30. 【第66期】《柳叶刀》评论:美国FDA有关小儿麻醉的警告——警示、不确定性与临床实践

  31. 【第65期】远端缺血预处理对高危心脏手术患者肾功能的长期影响

  32. 【第64期】初始血乳酸值和碱剩余,如何用于创伤患者预后的预测?

  33. 【第63期】ASA评分预测髋部骨折修复术后死亡率

  34. 【第62期】严重脓毒症和脓毒性休克的液体管理:EGDT还可信吗?

  35. 【第61期】心脏手术患者肱动脉穿刺置管相关并发症,是高还是低?

  36. 【第60期】糖皮质激素的围手术期管理:当前的最新临床证据

  37. 【第59期】非心脏手术患者术前凝血及纤溶功能状态与术后心肌损伤的关系

  38. 【第58期】血制品储存时间对肝胰肠大手术患者围手术期结局的影响

  39. 【第57期】The Lancet 重磅:氯胺酮不能预防老年患者大手术后的谵妄

  40. 【第56期】接受腹部大手术的患者,术中尿量维持多少才满意?

  41. 【第55期】择期非心脏手术的衰弱患者收治数量,体现医院的真正水平

  42. 【第54期】椎旁神经阻滞在儿科腹部手术中的应用

  43. 【第53期】脑卒中患者接受急诊手术后,心血管事件和死亡风险到底有多大?

  44. 【第52期】JAMA重磅:高敏肌钙蛋白T升高与非心脏手术患者术后30天死亡率密切相关

  45. 【第51期】剖宫产术后镇痛:腹横肌平面阻滞还是切口局部浸润?

  46. 【第50期】胸腔镜手术后慢性疼痛发生率更低吗?

  47. 【第49期】两种窒息氧合新技术在临床麻醉中的应用

  48. 【第48期】院内心搏骤停成年患者气管插管与生存率的关系

  49. 【第47期】病态肥胖患者饮用口服补液后胃内液体容积的变化

  50. 【第46期】雾化吸入氯胺酮,效果怎么样?

  51. 【第45期】使用Sellick手法压迫环状软骨,男女大不同

  52. 【第44期】JAMA重磅:肺保护性通气复合强化或中度肺泡复张策略对心脏术后肺部并发症的影响

  53. 【第43期】成人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的筛查与围术期管理

  54. 【第42期】应用超声技术确定深静脉导管尖端位置并排除气胸

  55. 【第41期】儿童气管插管套囊,注入什么更好:空气、盐水或碱化利多卡因?

  56. 【第40期】邓小明:加强普及现代技术,快速提高我国麻醉安全与质量

  57. 【第39期】附加示例的ASA体格状态分级,可提高患者评估的准确率

  58. 【第38期】围手术期输血相关循环超负荷:风险因素和临床结局

  59. 【第37期】超声引导下腰丛神经阻滞的技术:“三叉戟”和“三叶草”,孰优孰劣

  60. 【第36期】麻醉前胃部超声可鉴别外科饱胃患者

  61. 【第35期】以智能手机为基础的行为干预可以减少麻醉诱导期儿童患者的焦虑

  62. 【第34期】围手术期质量改进项目显著降低患者术后肺部并发症

  63. 【第33期】奇特的苏醒:异氟烷麻醉期间给予亚麻醉剂量氯胺酮会诱发大鼠的爆发抑制但加速苏醒恢复

  64. 【第32期】氨甲环酸能减少脊柱大手术的出血量

  65. 【第31期】局部使用右美托咪定可增强臂丛神经阻滞效果:来自循证医学的证据

  66. 【第30期】脊髓神经技术相关感染并发症的预防、诊断和治疗的实践建议:美国ASA2017最新指南解读

  67. 【第29期】术后谵妄防治的证据指南和共识指南:欧洲麻醉学会最新指南解读

  68. 【第28期】贫血与铁缺乏患者围手术期管理的国际共识(2017)

  69. 【第27期】患者围手术期吸烟管理:法国、日本最新指南解读

  70. 【第26期】预防手术部位感染,麻醉医师可以做什么

  71. 【第25期】β受体阻滞剂对血管及腔内血管手术围术期结局的影响

  72. 【第24期】择期非心脏手术应用糖皮质激素的安全性:来自循证医学的证据

  73. 【第23期】甲强龙对心脏手术患者术后恢复质量和谵妄的影响

  74. 【第22期】外周神经阻滞在单侧全膝关节置换术中的应用

  75. 【第21期】地塞米松会增加患者术后感染风险并改变预后吗?

  76. 【第20期】氨磺必利:一种极具前景的术后恶心呕吐预防用药

  77. 【第19期】心脏术后血管麻痹性休克,怎么选择血管收缩药?

  78. 【第18期】深度肌松,能改善肥胖患者腹腔镜下的手术条件吗?

  79. 【第17期】长期使用阿片类药物会降低女性生育能力

  80. 【第16期】美国FDA最新发布有关小儿麻醉的警告

  81. 【第15期】《柳叶刀》重磅研究 | 一岁以下婴儿全身麻醉,放喉罩安全吗?

  82. 【第14期】脑损伤患者,为什么会气管拔管失败?

  83. 【第13期】欧洲麻醉学委员会:安全用药指南(2017 更新版)

  84. 【第12期】妇科开腹术后镇痛:连续双侧肋缘下TAP阻滞

  85. 【第11期】AAGBI 2017版《麻醉知情同意指南》:如何进行麻醉风险告知?

  86. 【第10期】术中低血压与术后肾损伤、心肌损伤:到底是个啥关系?

  87. 【第9期】重磅 | 2016版最新国际脓毒性休克指南,这些精华你要知道

  88. 【第8期】外周神经阻滞后神经损伤,都与哪些因素相关?

  89. 【第7期】咀嚼口香糖治疗术后恶心呕吐?你真的没看错!

  90. 【第6期】低血压+低BIS电子报警,能改善患者麻醉管理和预后吗?

  91. 【第5期】大量输血方案:麻醉科医师应该怎么做?

  92. 【第4期】你还坚持术前8小时禁食?赶紧学习2017ASA指南吧!

  93. 【第3期】麻醉方式真的影响手术患者预后吗?

  94. 【第2期】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如何影响面罩通气效果?

  95. 【第1期】高血压患者术前需要停用ACEI/ARB药物?


按图中央二维码,关注围术期最有价值的平台



声明:本平台刊载文章不代表个人观点,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文章来源于网络,欢迎投稿。如涉及文章版权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及时删除。



登陆
0/300
相关会议 more+
2017年6月22日-25日 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麻醉专业委员会年会(CSIA2017 地点:西安)

古麻小编

2017年6月22日-25日 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麻醉专业委员会年会(CSIA2017 地点:西安)

会议期间(6月24日13:00-17:00)举办国家级...[查看更多]

麻醉学古麻小编

2017年6月30日-7月2日 第二十七次辽宁省医学会麻醉学学术会议暨临床麻醉质控年会的通知

古麻小编

2017年6月30日-7月2日 第二十七次辽宁省医学会麻醉学学术会议暨临床麻醉质控年会的通知

辽宁省医学会定于2017年 6月30 -7月2日在沈...[查看更多]

麻醉学古麻小编

2017年浙江省麻醉学学术年会暨第一届钱江麻醉学术论坛

古麻小编

2017年浙江省麻醉学学术年会暨第一届钱江麻醉学术论坛

学术交流和创新,是麻醉学科发展的关键。为...[查看更多]

麻醉学古麻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