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麻今醉——围术期医学专业信息科技平台
首页 > 重磅专栏 > 论肿道麻 >文章详情

【论肿道麻】肿瘤代谢对T细胞介导的免疫应答的影响及肿瘤相关免疫代谢生物标志物

发表于 2019-08-15 09:48:22 | 浏览次数:26015
肿瘤代谢对T细胞介导的免疫应答的影响及肿瘤相关免疫代谢生物标志物
编译 高玲玲;审校 缪长虹


适应性免疫应答(Adaptive Immune Response)是指体内抗原特异性T/B淋巴细胞接受抗原刺激后,自身活化、增殖、分化为效应细胞,产生一系列生物学效应的过程,其在肿瘤发生、治疗以及反应性评价方面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尽管随着研究的深入,现已涌现出多种新的免疫治疗策略,但目前仅有少数患者获得持久的免疫应答。肿瘤免疫微环境的代谢特点,包括缺氧以及酸性环境等,均对抗肿瘤免疫产生不利影响,因此有关肿瘤代谢相关生物标志物的研究对于肿瘤免疫治疗的开展显得尤为重要。《Seminars in Cancer Biology》杂志上发表了题为《The impact of tumor cell metabolism on T cell-mediated immune responses and immuno-metabolic biomarkers in cancer》的综述,详细阐述了肿瘤代谢在肿瘤免疫治疗过程中的作用,并总结了肿瘤代谢及免疫生物标记物的相关研究,现介绍如下:


//
肿瘤免疫微环境以及T细胞免疫的特点
//
肿瘤微环境(Tumor microenvironment,TME)在肿瘤发生、发展过程中的作用日渐受到重视,其中T细胞介导的适应性免疫起到双重的调节作用。CD8+毒性T细胞(CTL)被认为是消除肿瘤的主力军。随着肿瘤特异性抗原的鉴定,激活针对肿瘤特异性抗原的CTL的疫苗得到了深入的研究。同时,CD4+辅助性T细胞(Th)在CTL依赖性肿瘤细胞清除和记忆生成中发挥重要作用。CD4+T细胞是一类异质性淋巴细胞,为针对病原体和异常细胞的先天和适应性免疫提供辅助作用。在实体肿瘤中,效应Th细胞参与CTL、B细胞、NK细胞、巨噬细胞等免疫细胞的效应过程,起到保持正常组织完整性、消除异常细胞的作用。另一种重要细胞,抗原提呈细胞(Antigen Presenting Cells,APC),也是CD4+   和CD8+ T细胞重要的协同细胞。树突状细胞(Dendritic Cells,DC)是最常见的APC,巨噬细胞与B细胞也具有抗原提呈作用。在抗原呈现前捕获和处理抗原以启动淋巴细胞活化是APC的独特作用(图1A)。T细胞的活化需要三个信号:(1)第一信号来自抗原,APC表面的抗原肽-组织相容性分子复合物(Histocompatibility,MHC)与T细胞受体(T Cell Receptor,TCR)结合和相互作用,确保免疫应答的特异性;(2)APC上的受体(主要是B7-1/CD80或B7-2/CD86分子)的共刺激信号,与T细胞上的CD28分子结合,放大免疫反应;(3)细胞因子以及膜蛋白激活的特殊信号决定T细胞活化强度和分化方向(图1B)。此外,免疫检查点分子可负性调节这些信号,防止过度免疫应答。
肿瘤微环境中,APC在激活效应性T细胞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图1D)。同时,肿瘤部位产生的肿瘤相关性免疫细胞以及细胞因子,例如髓样来源抑制性细胞(Myeloid-derived Suppressor Cells,MDSC)和肿瘤相关巨噬细胞(Tumor Associated Macrophages, TAM),也能抑制DC功能,导致APC耐受的发生,从而抑制T细胞的活化。T细胞亚群,调节性T细胞(Regulatory T cells,Treg), 通过抑制适应性免疫反应来发挥负性调节作用。既往Treg细胞的免疫抑制功能在自身免疫以及炎症反应领域得到广泛的研究。而在肿瘤中,它们会产生局部免疫抑制微环境,有效地抑制Th和CTL细胞活性,从而促进肿瘤细胞的免疫逃逸。

图1 淋巴结和肿瘤部位免疫细胞转运的示意图


//
肿瘤免疫治疗的现状
//
模拟正常免疫检查点是肿瘤逃避免疫清除的重要机制,经典的PD1/PDL-1就是通过这一机制发挥作用的。肿瘤或免疫细胞过表达PDL-1,通过与T细胞表面上调的PD1分子相互作用直接抑制T细胞的活化。在过去的六年里,有关T细胞免疫调节方面的研究取得了显著的临床进展。CTLA-4是一种由Treg参与调节效应T细胞功能的免疫检查点分子,它表达于Treg细胞上,是一种CD28同系物,与T细胞上的CD28相比,它对B7具有更高的结合亲和力。CTLA-4与B7结合后可产生抑制信号,抵消CD28:B7和TCR:MHC相互作用所产生的刺激信号。PD-1/PD-L1通路,作为一种肿瘤疗法也显示出更大的临床应用前景。然而,针对CTLA4和抗PD-1或PD-L1的联合免疫疗法目前其临床副作用限制了其广泛的应用。
尽管免疫治疗取得显著的初步疗效,但仅少一部分患者获得了持久的免疫应答。T细胞功能的丧失可能是免疫检测点抑制剂产生获得性耐药的潜在机制。在黑色素瘤中关于TCR特异性T细胞功能的研究结果表明,最初具有高细胞毒性的Th1细胞在免疫治疗后可转变为丧失细胞毒功能的Th2细胞。另外,肿瘤细胞通过下调表面抗原从而减少T细胞的识别可能是耐药的另一重要机制,但这些机制目前尚未在临床上得到证实。因此,确定免疫治疗中受益的实体肿瘤类型,扩大治疗患者群体,同时寻找新的代谢免疫生物标志物指导免疫治疗,显得尤为重要。


//
TME的代谢特点
//
肿瘤的恶性进程受TME的影响,TME将很多与肿瘤发生发展相关的成分整合在一起,包括肿瘤实质细胞、成纤维细胞、间质细胞、血管和淋巴管以及肿瘤浸润免疫细胞、趋化因子和细胞因子等。其中T细胞的激活和免疫效应有依赖于葡萄糖和氨基酸的摄取。因此代谢成为调节T细胞功能的关键机制。多项研究表明,TME中肿瘤细胞以及免疫细胞的代谢可以调节免疫细胞反应(图2)。肿瘤细胞异常意味着该细胞在代谢以及能量产生方面被有效地重编辑,使其在恶劣条件下(主要是缺氧和营养缺乏)可快速增殖、持续生长并且长期存活。肿瘤局部代谢的特点主要表现为葡萄糖或氨基酸的缺乏以及TME中的毒性代谢产物积累。这些代谢的变化反过来对抗肿瘤免疫反应具有抑制作用。
1、缺氧和糖酵解(Hypoxia and Glycolysis)
1.1缺氧
大气氧分压(PO2)约为21.2 kPa,而相对于大气来说,很多脏器的PO2会降到很低的值(例如常见的免疫器官中,胸腺的为1.3kPa而脾脏的为2.5kPa)。Naïve T细胞主要依靠三羧酸循环产生的ATP来满足自己的能量需求。TME中的T细胞主要的代谢表型变化是从氧化磷酸化到无氧糖酵解的转变,其特征将是葡萄糖源丙酮酸盐转化为乳酸。这一系列的事件中,HIF(低氧诱导因子)通路作为T细胞的氧分压的传感器起到氧依赖性的调节。当T细胞处于氧充足的环境中(例如淋巴结中的Naïve T细胞),HIFα会迅速降解。相反,当T细胞处于低氧环境(例如炎症部位的活化的T细胞),会存在大量的稳定状态的HIFα亚基。HIFα可以与HIFβ形成二聚体,通过上调代谢过程中两种重要的酶来降低氧耗。
在实体肿瘤中,氧分压一般小于1kPa,在如此缺氧的情况下,激活的CTL细胞的增殖以及存活率显著下降,表明低氧对CTL介导的抗肿瘤免疫有抑制作用。低氧条件下T细胞免疫应答是通过HIF-1α进行调节的,且伴随着T细胞增殖的减少以及Treg介导的抑制作用的增强。缺氧还可以通过上调肿瘤细胞上CCL28的表达以招募更多的Treg细胞进入TME。总的来说,这些数据证明低氧诱导了HIF-1α介导的T细胞功能的重编程,通过改变效应T细胞和Treg细胞之间的平衡从而达到免疫抑制的作用。
1.2糖酵解
肿瘤细胞可以通过增加HIF-1α的表达来对缺氧作出反应,如促进血管形成来改善组织灌注。HIF-1α被证实在多种肿瘤中过表达,与营养代谢过程中的转运体和酶的重编程有关。肿瘤细胞生物能量学最显著的变化是葡萄糖代谢。肿瘤细胞通过消耗葡萄糖来提供能量。正常细胞通过葡萄糖的氧化磷酸化代谢获得ATP,然而肿瘤细胞即使在有氧条件下也主要通过无氧糖酵解来产生能量,称为“Warburg效应”(Warburg Effect)。这一过程导致肿瘤细胞在低氧条件下有不间断的ATP产生,而T细胞却需要更多的时间来适应这种缺氧环境。无氧酵解的特点是低ATP和高乳酸的生成。乳酸通过单羧酸盐共转运体(MCT)分泌,从而引起酸性TME。肿瘤局部的这种酸性环境会通过阻止MCT-1的协同转运作用从而使TME中的效应T细胞不能正常发挥免疫作用。在CTL细胞中,由于乳酸和H+的累积以及肿瘤细胞对葡萄糖的过度消耗,其糖酵解效率低下。糖酵解的中断也会导致磷酸烯醇丙酮酸(PEP,糖酵解的代谢物)的丢失,抑制TCR介导的T细胞活化。CTL中乳酸的堆积抑制NFAT1的上调,这些代谢的级联反应导致CTL功能受损。乳酸的堆积也可抑制趋化因子受体CXCR3与其配体CXCL10的结合而抑制Th细胞的作用。此外,低氧环境可上调FOXP3的表达来增强Treg细胞的作用。Th/Treg比率下降,导致抗肿瘤免疫反应显著下降。最新研究表明,淋巴细胞在肿瘤局部聚集形成类似三级淋巴器官样组织(Tertiary Lymphoid Structures,TLS),不仅为获取肿瘤抗原提供途径,而且能促进T细胞的有氧代谢、提供营养并促进其活化。
2、氨基酸(Amino acids)代谢
除葡萄糖外,氨基酸是维持肿瘤和免疫细胞高代谢率的必需元素。研究表明肿瘤细胞对色氨酸和精氨酸代谢的特异性改变在调节抗肿瘤免疫反应中起着重要作用。
2.1吲哚胺-2,3-双加氧酶(IDO)与色氨酸(Tryptophan)
色氨酸(TRP)及其代谢物对多种原核和真核细胞的生存以及增殖至关重要。吲哚胺-2,3-二加氧酶(IDO)1和2以及TRP-2,3-二加氧酶(TDO)是驱动TRP向犬尿氨酸(KYN)转化的关键限速酶。肿瘤细胞、淋巴结和髓样细胞都表达高水平的IDO1,是产生NAD的第一限速酶。IDO2是一种低效的TRP分解代谢酶,仅高表达于肝脏、肾脏和大脑皮层。IDO是一种诱导性表达的酶,需要多种转录因子和信号通路来诱导其转录。IFNγ是常见的IDO的诱导剂,可以上调肿瘤局部IDO的表达从而起到抑制T细胞抗肿瘤免疫的作用。
肿瘤细胞中IDO的上调导致TRP缺乏和KYN的积聚,TRP的缺失降低了T细胞所需的能量底物的可用性,并诱导CD8+ T细胞上的GCN2激酶活化和CD3ζ链下调,从而导致细胞周期停滞和细胞毒效应受损。高浓度的KYN已被证明可诱导TME中的T细胞停滞。KYN也是芳基烃受体的激动剂,芳基烃受体可以促进效应T细胞转化为Treg。因此,肿瘤中IDO的过度产生可通过直接抑制T细胞功能和间接产生Treg来抑制抗肿瘤免疫反应。
2.2精氨酸(Arginine)
L-精氨酸是一种由精氨酸酶(ARG)或一氧化氮合成酶(NOS)转化的非必需氨基酸,ARG与NOS通常存在于包括巨噬细胞、树突状细胞(DC)和髓源抑制细胞(MDSC)在内的髓样细胞中,但也存在于肿瘤细胞中。L-精氨酸是T细胞生命周期中所必需的,能诱导无氧糖酵解向氧化磷酸化的转变,同时促进记忆T细胞的产生。因此,L-精氨酸是缺乏葡萄糖的TME中T细胞的一种潜在的重要能量替代品。肿瘤细胞分泌的多种代谢产物(cAMP、乳酸或HIF-1α诱导分子)和细胞因子(IL-4、IL-6、IL-13、M-CSF或GM-CSF)可诱导肿瘤相关巨噬细胞(TAM)和骨髓源抑制细胞(MDSC)中的ARG或NOS过度表达。结果导致肿瘤局部L-精氨酸的耗竭从而抑制T细胞的功能。一氧化氮(NO是一氧化氮合成酶催化L-精氨酸的副产物)通过抑制IL-2受体下游信号并诱导细胞凋亡而对T细胞产生抑制作用。
除了导致肿瘤局部氨基酸的缺乏,IDO和ARG还抑制效应T细胞的活性,降低效应T细胞/Treg比率,这两种都会导致免疫抑制。目前,许多IDO和ARG抑制剂已应用于I期或II期临床试验中。
3、脂肪酸代谢
脂质代谢特点的变化越来越被认为是癌细胞的重要标志。肿瘤组织可以合成脂肪酸和磷脂,而高脂肪酸和高胆固醇的储存被认为是肿瘤侵袭性的特征。肿瘤细胞可以通过调节环氧合酶COX2的表达促进脂质的生成。高水平的COX-2促进前列腺素生成,进而上调肿瘤相关DC中IDO表达。这一系列的事件介导DC向免疫耐受性亚群分化,最终导致Treg细胞扩增,再次促进了免疫抑制微环境。

图2 代谢对肿瘤免疫的调节作用


//
肿瘤免疫学中代谢生物标志物的出现
//
代谢重编程是肿瘤发生发展的关键机制,以肿瘤生物能量学为靶点,是肿瘤治疗学的新方向。肿瘤代谢构成的复杂网络直接在TME中形成局部免疫抑制区域,促进肿瘤进展和转移。靶向肿瘤细胞代谢的治疗不仅具有直接杀伤肿瘤细胞的优点,而且具有间接缓解TME免疫抑制的作用,有助于提高免疫治疗效果。因此,选取合适的代谢生物标志物,预测特定免疫治疗反应性,有助于指导医师选择有效的联合治疗,从而改善肿瘤病人临床预后。1、HIF-1α
HIF-1α是低氧信号传导的关键介质,协助肿瘤细胞适应低氧环境且在低氧环境中生长和逐步转化。HIF-1α的过表达已被证实与多种肿瘤的预后相关。许多方法被用来评估肿瘤组织缺氧程度,如荧光探针或氧增强磁共振成像。多项研究使用基因表达微阵列来确定样本中与缺氧相关基因的反转录水平的表达,但结果却有很大的差异性。虽然目前还没有关于获取肿瘤低氧特征的特异性方法,但对TME缺氧程度以及缺氧相关因子的评估有望成为许多实体肿瘤的代谢免疫生物标志物。


2、乳酸脱氢酶(LDH)
关于糖酵解的研究表明:恶性细胞快速增殖可以上调细胞质中乳酸脱氢酶(LDH)的表达。因此LDH可以作为肿瘤进展的生物标志物。研究表明,乳腺癌患者血清LDH水平(相对于健康人群)与其TNM分期、预后、手术结果和晚期转移相关。血清LDH是常规的血液检测,这让LDH成为一种简便易行的乳腺癌生物标志物。很多药物对微环境的酸碱度很敏感,因此用LDH水平代替对TME酸碱度的检测,可以预测某些特定治疗的反应性。研究表明,TME的PH值与免疫治疗的疗效相关。在小鼠黑色素瘤和胰腺癌模型中,用碳酸氢盐中和TME酸性后,观察到针对CTLA-4或PD-1的免疫疗法的疗效增强。这表明,逆转肿瘤酸度可能有助于提高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的疗效,而LDH可能是监测这些效应的一种简单有效的方法。
3、吲哚胺-2,3-双加氧酶(IDO)
既往多种研究表明IDO的高表达与多种肿瘤的预后相关,例如肝癌中IDO的高表达提示差的临床预后,肠癌患者IDO水平明显高于健康人,50%妇科肿瘤高表达IDO等。总的来说,这些数据表明,IDO可能是一个强有力的预测肿瘤的生物标志物,也是一个潜在的治疗靶点。通过测定犬尿氨酸与色氨酸血清浓度的比值,可以很容易地分析血液中的IDO活性。
4、 精氨酸酶(ARG)
ARG活性被证实在多种实体肿瘤中发生变化,例如肠癌、胃癌和非小细胞肺癌。通过测定尿素和L-鸟氨酸的量(ARG催化L-精氨酸的产物),可以很容易地测定血清中的ARG活性。一项关于肠癌患者血清分析显示,与健康供者血清相比,ARG活性显著升高。晚期乳腺癌患者血浆中的ARG活性也较高,这表明ARG活性可能是乳腺癌进展的潜在生物标志物。TME中精氨酸的持续缺乏导致TIL很难到达肿瘤局部且达到时也很难发挥免疫作用。总的来说,这些数据表明血清ARG活性可以有效地用作管理肿瘤治疗和疾病进展的生物标志物。
5、TGF-β
TGF-β是TME中最重要的免疫抑制因子,主要由肿瘤细胞以及Treg细胞分泌,与多种肿瘤的转移以及临床预后相关。患者血浆TGF-β的水平可以反映患者免疫抑制状态,因此其可以作为预测患者免疫活性的生物标志物。最近的一项研究表明,在肿瘤活捡标本中检测TGF-β或其靶基因比血浆中TGF-β水平更可靠。TGF-β基因的高表达可预测肝癌的预后并与结直肠癌复发有关。因此,当可获取可靠的活检标本时,TGF-β基因水平可能是预测治疗反应,特别是免疫治疗反应的最佳生物标志物。



“论肿道麻”点评

虽然当下免疫治疗存在巨大的发展前景,但仍需更多的研究,以便更准确地将患者与适当的治疗相匹配。除了价格昂贵,免疫治疗还存在很多严重的副作用,这让免疫治疗的选择显得尤其谨慎。对于免疫治疗而言,迫切需要寻找可有效预测淋巴细胞数量以及免疫抑制状态的生物标志物。总而言之,对TME的研究是确定抗肿瘤免疫治疗是否有效的关键。在免疫治疗过程中,必须特别关注以下两点:1、确保药物不会在TME中迅速失活;2、控制微环境确保其不会过度免疫抑制。肿瘤的代谢特点(缺氧以及酸性环境)对效应T细胞的强大的抑制作用,单独使用免疫检查点阻断治疗不足以逆转这种抑制。同时需使用针对肿瘤代谢特点、免疫抑制性细胞因子(如TGF-β)或代谢酶(如IDO、ARG)的药物治疗可能会提高免疫治疗的疗效。因此,需要可靠的代谢生物标记物来评估肿瘤的代谢状态以及免疫细胞的功能状态,指导医师选择有效的免疫治疗及联合治疗,以提高抗肿瘤免疫应答,从而改善肿瘤病人临床预后。
(编译:高玲玲;审校 缪长虹)



参考文献Grégory Noël, Mireille Langouo Fontsa, Karen Willard-Gallo. The impact of tumor cell metabolism on T cell-mediated immune responses and immuno-metabolic biomarkers in cancer. Semin Cancer Biol. 2018 Oct;52(Pt 2):66-74.




向上滑动查看内容

“论肿道麻”系列回顾:

点击标题,温故知新

1. 热量限制与抗肿瘤治疗

2. 围术期输血对炎症反应、免疫抑制、肿瘤复发的影响

3. 手术切除肿瘤是治疗的结束,也是新挑战的开始

4. 靶向COX-2:NSAIDs与肿瘤的预防

5. 围术期短期应用COX2抑制剂会影响肿瘤免疫吗?

6. 减瘤手术联合术中腹腔热灌注化疗的围术期管理

7. 短期限制饮食对手术应激和化疗的保护作用

8. 谨小慎微,静脉麻醉药对肿瘤手术预后的影响

9. 阿片类药物与免疫系统——是敌是友?

10. 吸入麻醉药:肿瘤转移复发的又一危险因素?

11. 静、吸麻醉与肿瘤微环境

12.围术期管理与肿瘤相关认知功能损伤

13.β受体阻滞剂,肿瘤治疗的新方向?

14.区域阻滞麻醉和局麻药对肿瘤进展的影响

15.巨噬细胞与肿瘤靶向治疗

16.新辅助化疗是否对术中肌松药产生影响?

17.长期应激会影响肿瘤细胞生长并降低生存率吗?

18.“生死攸关”的钙离子如何作用于肿瘤细胞?

19.术后镇痛与免疫

20.癌痛治疗的新选择----第四阶梯疗法

21.嗜铬细胞瘤对异丙酚血药浓度的影响

22.趋化因子在肿瘤微环境和肿瘤治疗中重要吗?

23.对鸡蛋、大豆、花生过敏者是否对丙泊酚也过敏

24.术后多模式镇痛之非阿片类镇痛药物和技术

25.标准化管理与精准医疗在围手术期的应用

26.乳腺癌术中椎旁阻滞对术后生存率的影响

27.α9α10烟碱型乙酰胆碱受体--非阿片类止痛药的新靶点?

28.QX-314通过选择性抑制传入神经上TRPV亚家族1的表达降低骨癌痛

29.代谢与肿瘤微环境

30.炎症或肿瘤条件下肿瘤细胞和免疫细胞代谢的异同

31.围手术期的表观遗传学

32.围术期体温调节与热平衡

33.论肿道麻之国庆中秋寄语

34.肿瘤治疗的潜在靶点:线粒体活性氧

35.脊柱手术术中脑氧和术后认知功能障碍

36.代谢和免疫反应与肿瘤的关联

37.细胞外囊泡在肿瘤恶性进程中的作用

38.结肠癌术后早期内皮功能是否受到影响

39.抗肿瘤免疫的代谢重组

40.通过调节胆固醇代谢增强T细胞抗肿瘤免疫功能--胆固醇也有好的一面

41.脑源性神经营养因子术中变化与老年患者术后谵妄的关系

42.氯胺酮:在细胞和亚细胞机制的最新研究进展及对临床实践的启示

43.诱导前血压与术前评估血压之间的关系

44.确诊结直肠癌后服用NSAIDs还来得及吗?

45.线粒体代谢:肿瘤进展的阴与阳

46.麻醉和镇痛方式的选择对行乳腺癌切除术患者免疫功能的影响:一项前瞻性随机临床研究

47.阿片类药物对肿瘤患者免疫功能的影响:从基础到临床

48.靶向具有免疫抑制作用的腺苷治疗肿瘤

49.围术期事件对肿瘤术后复发风险的影响

50.外泌体在肿瘤转移中的作用

51.生理和病理状态下的血管内皮细胞代谢

52.免疫调节剂:胞外核苷和核苷酸

53.肿瘤细胞中蛋白合成、能量代谢和自噬的交互作用

54.肿瘤微环境中的代谢交互作用

55.肿瘤患者术后NK细胞功能失调

56.非甾体类抗炎药对肿瘤手术患者有益还是有害?

57.手术和麻醉药物的选择对免疫抑制和肿瘤复发影响

58.饮食,微生物群及肿瘤间的相互关系

59.围术期使用COX-2和β-肾上腺素能阻断剂可改善 乳腺癌患者的肿瘤转移指标

60.靶向调控自噬进行肿瘤治疗

61.小鼠模型中右旋美托咪定促进乳腺癌、肺癌和结肠癌的转移

62.脓毒症促进围手术期肿瘤转移的小鼠模型研究

63.致癌通路对于抗肿瘤免疫应答逃逸的影响

64.丙泊酚和七氟醚对乳腺癌手术患者肿瘤细胞、自然杀伤细胞和细胞毒性T淋巴细胞功能的影响

65.手术应激与结直肠肿瘤转移:一个复杂多变的过程

66.缺氧和酸中毒:免疫抑制因素及治疗靶点

67.肿瘤糖基化可为免疫治疗提供新的免疫检查点

68.线粒体乙酰化:蛋白组学,sirtuins去乙酰化酶, 以及对代谢和疾病的影响

69.肿瘤抑制因子PTEN的功能和调控

70.mTOR信号通路在肿瘤免疫中的作用

71.肿瘤微环境中肿瘤细胞与肿瘤相关巨噬细胞的代谢变化及相互影响

72.肿瘤干细胞的代谢特征:脂质代谢的新兴作用

73.免疫检查点的前世今生

74.食管癌患者术中阿片类药物使用与无瘤生存期和总生存期的关系

75.围术期使用阿片类药物对肿瘤相关循环参数的影响

76.乳腺癌中的脂肪细胞生物学:从沉默的旁观者到积极的参与者

77.根据患者体重指数术中应用酮咯酸对减少乳腺癌复发的潜在益处

78.围术期体重指数与体重减轻对胃癌患者长期生存率的影响

79.自噬在肿瘤转移中的作用机制

80.麻醉方法对原发性乳腺癌手术治疗的影响 ——手术前后中性粒细胞/淋巴细胞比值以及血小板/淋巴细胞比值的变化

81.吸入麻醉药与静脉麻醉药对非小细胞肺癌手术患者长期预后的影响 ——一项回顾性倾向匹配分析

82.异氟烷对小鼠黑色素瘤生长的影响呈性别特异性和免疫依赖性

83.NF-κB 、炎症、免疫和肿瘤

84.利多卡因对七氟醚或氯胺酮麻醉小鼠乳腺肿瘤切除术后转移的影响

85.Warburg效应如何维持肿瘤细胞的侵袭性和耐药性?

86.白介素6:脂肪细胞—乳腺癌细胞相互作用中的“多面手”

87.嵌合抗原受体修饰T细胞在实体肿瘤中的应用

88.κ-阿片受体的下调可预示肝细胞癌患者的预后不良

89.肿瘤相关巨噬细胞和肿瘤上皮-间质转化:纳米技术的应用和发展

90.肿瘤细胞的“清道夫-分解”策略

91.Hippo通路在细胞和机体代谢中的关键作用

92.葡萄糖通过调节AMPK介导的TET2磷酸化揭示了糖尿病与肿瘤的内在联系

93.肿瘤微环境中的Notch通路

94.向新生抗原的肿瘤免疫疗法

95.线粒体钙离子的功能和调节机制

96.急性等容性血液稀释在晚期卵巢癌初次肿瘤细胞减灭术中的应用

97.接受全凭静脉麻醉的结肠癌患者预后更好

98.炎性肿瘤微环境、肿瘤异质性和肿瘤转移的驱动机制

99.阻断免疫检查点的肿瘤免疫治疗

100.肥胖与胃肠道肿瘤:脂肪与肿瘤微环境的相互关系

101.利多卡因在手术中抗肿瘤转移与保护免疫细胞功能的作用

102代谢酶和代谢物调节基因表达

103.肿瘤基因组学中液体活检的现状与展望

104.丙泊酚对乳腺癌细胞、患者免疫系统及预后的影响

105.围术期硬膜外阻滞对接受初次减瘤手术的晚期卵巢癌患者生存率的影响

106.肿瘤代谢改变在免疫治疗抵抗中的作用

107.IL-6细胞因子家族在炎症性疾病和肿瘤中的研究进展

108.胰岛素样生长因子1介导乳腺癌,肺癌和胃癌上皮-间质转化的分子特征

109.CAR NK细胞用于肿瘤免疫治疗

110.肿瘤免疫治疗: 人类干细胞源性NK细胞的兴起

111.术前一晚禁食是太长了还是太短了?—— 基础科研如何指导围术期饮食策略来提高术后患者的转归

112.中性粒细胞捕获网(NETs)在恶性肿瘤进展中的作用

113.糖皮质激素促进乳腺癌转移

114.利多卡因抑制细胞骨架重构和人乳腺癌细胞迁移

115.持续性炎症、免疫抑制和分解代谢综合征的天然免疫及其治疗

116.细胞代谢改变驱动固有免疫记忆的产生

117.上皮-间质转化及其对肿瘤影响的新见解

118.限制饮食、抗应激性和肿瘤治疗之间的相关性

119.AMPK:代谢及线粒体稳态的“守护者”

120.预测结直肠癌手术患者预后的新指标:淋巴细胞-C反应蛋白比值

121.脂质过氧化与肿瘤免疫

122.与饮食构成和卡路里无关的日间禁食能够改善雄性小鼠的健康和生存

123.降压药物与前列腺癌根治术后生存率的关系 ——一项全国性的队列研究

124.围术期输血与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肿瘤复发和生存时间存在剂量依赖关系

125.放疗和肿瘤免疫治疗间的互惠作用

126.手术与免疫治疗相结合:将免疫抑制作用转化为治疗机会

127.肿瘤免疫疗法在手术诱导自然杀伤细胞功能障碍中的应用潜力

128.围术期营养状况对于胃癌患者手术预后的指导意义


FIND ME:

古麻今醉致力于传播最前沿、最专业、最具影响力的围术期医学知识。与国内多家知名医院强强联合,紧跟围术期医学最新领域,云集国内外知名专家,及时将围术期医学的新动向、新知识、新技术进行传播。致力于打造国内领先的围术期医学专业信息科技平台。


招商 | 您的精彩由我们展示

古麻今醉主要开设了【麻海新知】、【论肿道麻】、【头头是道】、【神麻人智】、【醉仁心胸】、【醉翁之艺】、【骨麻征途】、【爱儿小醉】、【产麻新谭】、【麻醉与复苏】等栏目。我们面向医院、医药企业、各学会在合法、合规、内容可靠的前提下提供广告合作、视频直播、专栏冠名等多种形式的推广及市场传播服务,如果您有需要,欢迎联系我们


城市合伙人 | 火热召集中

联系电话:

021-60390780

潘老师:18621990382




登陆
0/300
相关会议 more+
2017年6月22日-25日 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麻醉专业委员会年会(CSIA2017 地点:西安)

古麻小编

2017年6月22日-25日 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麻醉专业委员会年会(CSIA2017 地点:西安)

会议期间(6月24日13:00-17:00)举办国家级...[查看更多]

麻醉学古麻小编

2017年6月30日-7月2日 第二十七次辽宁省医学会麻醉学学术会议暨临床麻醉质控年会的通知

古麻小编

2017年6月30日-7月2日 第二十七次辽宁省医学会麻醉学学术会议暨临床麻醉质控年会的通知

辽宁省医学会定于2017年 6月30 -7月2日在沈...[查看更多]

麻醉学古麻小编

2017年浙江省麻醉学学术年会暨第一届钱江麻醉学术论坛

古麻小编

2017年浙江省麻醉学学术年会暨第一届钱江麻醉学术论坛

学术交流和创新,是麻醉学科发展的关键。为...[查看更多]

麻醉学古麻小编